靖边电焊工父亲:艰难人生永不言弃
发布时间:2015-04-20    来源:陕西传媒网

  陕西传媒网榆林频道讯(见习记者 常瑞)王建海,榆林市靖边县一个普通的电焊工人,年仅33岁的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其父早在他14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的母亲贺兰芳一手带大了他和妹妹。而如今他的母亲也年近花甲。一家六口人住在靖边县城不到20平米的小房子里,可即便是这间小房子,也是一月150元租来的。这个来自榆林定边县的一家人已经在靖边县漂泊了19年。

  王一搏,王建海的大儿子,今年8岁,患有先天性听力障碍。王一博1岁半的时候被发现患有先天性听力障碍(俗称聋哑症),人都说十聋九哑,王一搏也是一样。儿子的病让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顿时陷入困境,六年的就医路就是六年的噩梦。从榆林到西安再到北京,一次次的治疗让王建海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在确诊的那一刻,我差点崩溃,一个人跑到一块空地上‘嚎’了一场,‘嚎’完了起来我开始筹钱给孩子买助听器。”

  1998年母亲贺兰芳(左一)带着年仅14岁的王建海以及妹妹,从定边县郝滩乡来到邻县靖边投奔王建海的舅舅,从此背井离乡,这一走就是19年。2014年1月份贺兰芳被诊断出肾癌,这一噩耗让这个本来就处在困境里的家庭雪上加霜。经过多方借贷,王建海给母亲做了手术,可手术后的贺兰芳再也帮不上儿子的忙了,从家里的劳动力变成了儿子的又一份“负担”。然而,王建海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依旧没日没夜的打工,为一家人奔波忙碌。

  因为家庭贫困,王建海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出门打工学技术,王建海的电焊技术很不错,起初结婚的时候,自己开了一个小厂子,这本是这个贫困家庭未来的希望。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刚刚起步没多久的厂子就出了事故,小学徒的不慎操作不但让小厂子破了产,而且还让王建海欠下了大笔的债。从此之后,王建海再也没有心力干事业了,用他的话来说:“这就是命。”

  一家人的生计让都压在了王建海的身上,他的压力巨大,而每当心情郁闷的时候,王建海都会去离家不远的水库旁静坐一会,五块钱的一瓶烧酒就是他唯一的消遣。此时的王建海心中除了抱怨着命运的不公之外,更多的还是在思考如何养家。“我的压力已经到了我能承受的极限,可我是家里唯一的顶梁柱,如果我倒下,那么这个家或许就得散了。”

  王建海有三个孩子,对于这样一个贫困的家庭来说,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然而王建海却有自己的理由。“我的儿子已经这样,虽然有残疾证,但生大女儿的时候依旧被户口所在地定边县郝滩乡罚了款,过了四年我二女儿才出生。”王建海告诉记者,二女儿本来是不想要的,然而妻子的一句话让他改变了注意:“我的前半生孤苦伶仃,父亲早逝,妹妹能帮我的也有限,我自己一直就是一个人在这个社会上奋斗,我知道无助的感觉,我的儿子如果没有兄弟姐妹的话,注定比我更无助和悲惨。所以二女儿的出生虽然会给我更大的压力,但我从不后悔。”

  儿子王一博的病并没有想象中的难以治疗,在北京的时候医生告诉王建海,经过长期的康复训练王一博可以恢复到和正常人一样交流。然而现实却让王建海苦涩长叹,此时家里因为长期借贷已经入不敷出,昂贵的康复治疗对王建海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没有办法,王建海只好带着儿子回家,在当地的康复医院接受治疗,可即便这样,治疗也是三天“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有钱的时候就送过去做两天康复训练,没钱的时候就待在家里。”

  每天早上六点,王建海就起床了,把儿子送到康复学校之后,他骑着摩托车到离家很远的工地上班,这一来一去就是一个小时。王建海没有稳定的工作,基本都是找零活,而即便是打零工每天工作也平均都在十小时以上,有时候甚至超过12个小时。即便这样王建海依旧任劳任怨的工作着。他希望儿子能在康复学校出来和正常人一样交流。“我的技术还可以,所以不缺活,我只有马不停蹄的工作才能有收入,不然一个月连家都养不起,更别谈儿子的康复治疗了。”

  据了解,由于王建海的户口所在地定边郝滩乡以其外出多年为理由拒绝了王建海的贫困申请,所以除了儿子在残联每个月50元的补助之外,这家人只有靠王建海一个人赚钱养家。面对以后的生活,王建海告诉记者:“我也不知道以后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只能说尽我所能。我的父亲去世的时候什么也没有留下,让我们一家人过得很苦。所以将来不管如何,我也一定要为儿子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不要像我们现在一样‘飘着’。”

  王建海,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他没有财富、没有权利、没有文化、甚至没有稳定工作。他是万千贫困人群中的一员,他是那么渺小和卑微。可是在他干瘦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颗强大而又健硕的心,他承受着许多人不能承受之重。他肩负着一个家庭所有的责任,即便这个重担有时候会让他绝望,然而他从来没有放弃生活,生为人子,他是孝顺的;作为父亲,他是伟大的,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了所有人,什么是坚强,什么是责任。

  

     我不知道什么是坚强,什么是责任,我只知道我的家人全靠我的努力在生存,如果我放弃了,那么这个家必然会散,我也无家可归。 ——王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