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联网及电影市场上的博弈,来博弈就要认输赢,这是规则。

  台湾网民发起“向中国道歉大赛”,这边的部分网民则是拒绝一个有他们无法接受言行的具体电影人。你可以对它们都一笑置之,但如果要上纲上线,前者的“偏激”“严重”程度恐怕要比后者大得多。

  大陆舆论如今太热衷“反思”了,“反思者”经常会对爱国主义的问题搞“透支性挖掘”,把庞大中国社会某个基层角落的异常表现当成全社会现象进行揭批。好像他们有十副猛药在等着这个国家的一个小毛病。这显然与中国社会的主流态度脱节。它或许是多元化时代一种高高在上的优雅吧。(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