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靖边烟墩山寻根
发布时间:2018-05-23 09:14     来源:靖边新闻信息网    浏览次数:    字号:[ ]
      上小学时,每次和老师、同学去烟墩山砍沙柳柴,我都对那个大土堆充满好奇,为什么这么高的山梁上还有这么高大的一个土堆?干什么用的?谁留下的?土堆没遮没拦,只是个破破烂烂的高土庄子,光秃秃的山梁,光秃秃的黄土墩子,土墩子像是打过的土墙,四处开裂子,塌陷的,掉土的,在红日秋风里,在苍茫的空旷的馒头山上,显得那么高峻荒凉破败,它早已和这个山头融为一体,成了山峰,山高墩为峰。山上仅此一墩。

  我终究没有爬上那高台,十分遗憾。我只是在远处仰望过它,留下无限的遐想。放羊的常常爬上去,能俯瞰整个靖边城。放羊的常是男人,像村里的郭二,李大,孤独时,在苍天白日之下,高山冷风之中,面对深沟高壑,拦着白花花的羊群,吼几嗓子信天游“烟墩山高来张家畔低,我把这首歌唱呀么唱给你......”

  “四十里长涧羊羔山,好婆姨出在我们张家畔。

  张家畔起身刘家峁站,峁地里下去我把朋友看。

  三月里太阳红又红,为什么我赶脚人儿这么苦闷,

  不唱山曲不好盛,唱上一个山曲想亲人。

  你管你走东我盛上西,无定河把咱们两分离......

  高亢嘹亮悠长孤独的山曲在千山万壑里回荡,羊儿不懂,只有回音应和,风声传播,前转百回,更显孤寂高远。

  三十多年过去了,听说烟墩山上的“墩”重修了,山上还建立了转播站。一下子勾起我小时候对烟墩山的记忆。今年,2018年3月16日我和家人、朋友乘车再上烟墩山。从张家畔出发到陆家山有一条直通山顶的油路,且一直是上坡路,山上到处站立着三片叶子的大风车,油路的尽头就是烟墩山山顶,站立着两个面对面的建筑物,一低一高,一东一西。

  东边的高处山头上蔚然的矗立着的就是一座高墩,被复原的,重修的,原有的土墩不见了,墩下是一块石碑:

  烟墩山烽火台遗址

  靖边县人民政府

  20066  

  石碑的背面:

 

烟墩山烽火台位于靖边县城8公里处海拔1763米的烟墩山上。修于明代。古有“日则举烟,夜则举火”之功效,是边塞著名的烽火台之一,其高12米,长、宽各15米。

  原来,它是一座烽火台!急急走近烽火台,小时候见到的烽火台,日月风雨把它风化得既单薄又瘦弱,只是个高土台子,像个羸弱的老人,如今他旧貌换新颜,四方四正,雄伟壮观,全是仿青砖建成。是长城烽燧的模样,里外两层,里层举火,外层盛兵,垛口似犬牙差互。垛口下边是一排洞眼,大概是射击用的箭眼,亦或枪眼,亦或炮眼。孤零零的一座烽火台,再没有任何装饰。但是它是一部厚重的历史和文学书,记载着这里曾经发生一切,描写着这里山这里的人。

  烽火台“修于明代”。明代,靖边北部为河套鞑靼所占,明王朝为防鞑靼入寇,在隋长城的基础上,于1473年,由延绥巡抚余子俊巡边时动用4万民夫所筑,靖边境内修长城78.5公里,设有烽火台159座,烟墩山烽火台大概就是其中的一座吧。旧时预警,白天举烟,黑夜放火,同时鸣一响炮,延边传到城镇。如敌不退,白天举空烟,夜晚举空火,不鸣炮,。敌人来了30~100骑,日悬黄旗1面,夜挂灯笼1个;如有200~500骑,日悬青衫1件,夜挂灯笼2个;如有600~1000骑以上,日悬皮袄1件,夜挂灯笼3个;五七千至万余骑,日悬青号1件,炬烟1堆,夜挂灯笼4个;从榆林永昌墩起,到保宁堡共设8把火,靖边境内镇靖堡、镇罗堡、靖边营垒(新城)、宁塞堡为3把火;龙州为4把火。至于烟墩山烽火台是在城外,悬几面旗,挂几盏灯,放几把火,大概视敌人的数量而定吧,毕竟它依山傍险,地势很高,看到敌情该早,通报很及时吧,它为当时情报和守卫靖边安宁起着多么重要的作用啊.....

  蓝天红日下,寂静的仿佛能听到风吹来的报告消息的号角声,传来猎猎的旗帜声,刀剑碰撞的尖叫声,透过历史的洞眼,看到熊熊燃烧的狼烟.....弥漫在古靖边的上空,似乎听到敌人马蹄嘚嘚的疾驰而来的声音.....墩台有守卫的士兵,准备好的柴火、灯笼,传递信息,通知其他烽火台和驻军,互求支援,紧张的准备实战......

  烟墩山烽火台身处塞外高原,当争战的硝烟退去,和平之时,在清时,民国时,新中国时,人们渐渐忘了它曾经发挥了多么重要的军事作用,为守一方安宁做出重要的贡献,任凭风剥雨蚀,水冲墙塌,日渐消瘦,它铁骨铮铮,却没有消失,可见当时是多么坚固。所幸2006年把它重修,再现雄威。

  此时,我的目光落在石碑的介绍上,“烟墩山烟墩山烽火台位于靖边县城8公里处,海拔1763米的烟墩山上。修于明代。古有‘日则举烟,夜则举火’之功效,是边塞著名的烽火台之一,其高12米,长、宽各15米。”

  可是还有一种说法,陕西长城资源调查队认为,烟墩山烽火台距明长城约10千米,是一座明代以前修筑的夯土烽火台,高12米,长17米,宽18米,是当时边塞地区诸多的烽火台之一,是北宋名臣范仲淹驻守延安时派兵所筑,应属长城范畴。

  北宋时,党项族李氏在西北称雄,建立西夏政权。为抗击西夏,陕西经略副使范仲淹,亲临抗击前线,多处修筑烽燧,烟墩山就是其中之一吧,石堡寨又名范仲淹哨马营。后来西夏攻占堡寨,见其地势险要,便动土重修一州,占地20亩,并将此地改名龙州。龙州一时成为攻击北宋的营盘。后来有诗人王有在《靖边城晚眺诗一首》中云“几年残灶飘余焰,四面黄山锁暮秋。范老当年游此地,必看新月忆吴钩。”范老,应该是范仲淹,此地,应是古靖边城。范仲淹在古靖边戍守边防,修堡筑寨。烟墩山也许是其中之一的烽火台。

   到底是明代修的还是北宋修的,还有待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进一步探究。

  后来,战争消除后,没人管理,听说烟墩山沦为盗马贼夜晚指路灯,晚上放火指明方向。为它的光辉形象抹上一笔黑。

  我将目光再次投向西面低的山头上的靖边县电视转播站,高高的铁架子尖塔直刺天空。塔上是像雷达一样的转播器,塔下是一排楼板房,有院子有大门,院里院外是青松翠柏,砖墙砖院,静悄悄的。

  这两个庞然大物极具视觉冲击力,一个极具现代,一个极具古典,一个钢架铁骨,一个青砖白泥,一个是现代的通讯工具,一个是古代的军事通讯和防御工具。在蓝天白日下,古朴印证时尚,方正面对尖端,老古董诉说给新事物,在这高山野岭还有待于演绎一首首激动人心的信天游!一扫过去的凄凉,应奏响新时代的主旋律。

  烽火台四周载种了一圈沙棘、杨树,贫瘠黄廋,不成气候。其他山头除了巨大的鲁能大风车外,还是原来的风景“更有凄清处,春深不见花。”光秃秃的,仍然缺少树木的装饰,少了生动,缺了灵气,山坡下还是沟壑纵横,没有树木,缺少生机。尽管这里已成为大风车基地,让空置的山头变成新能源产地,将风能转化为电能,变废为宝为国家创造了大量的能源,是了不起的创举。

  但是,地方总不能只等好政策扶持,绿水青山还得我们自己积极主动改造,家乡还得我们自己勤劳脱贫,因地制宜,种好我们北方的特色树,大杨树扛椽柳沙柳红柳遍地载,杏树桃树果树梨树沙枣树满山满坡落地生根,春天里,这里的山头定会:东风夜放花千树,漫山遍野花如雨;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远看花团锦簇,似彩云缭绕,近观蜂飞蝶舞,香气袭人。孙悟空来了此地也是峰回路转难寻觅,留连戏蝶时时舞,夸奖赛过他的花果山,这里正是天然氧吧,好去处也。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有了美景福地,神仙自然会来。数百亩数千亩山上山下的花果树,若成气候,香飘飘,远近闻名,游人如栉,定是金光闪闪的金山银山。

  春天里,就在家门口,一边看烟墩山烽火台历史景观,缅怀历史。有了历史,就有了文化积淀,我们有了底气,多了几分厚重;一边观赏家乡的自然景观,看漫山碧透,是怎样的一种豪气和骄傲啊!

  兴致所来吼几嗓子信天游:

那达达也不如咱山沟沟好,

亮一亮那个嗓啦子,

我定一定那个音哎

我把咱这二道圪梁

就唱上几声哎......

  【本文作者】任红梅,在网络和报刊发表有散文作品等,现居陕西靖边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