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诚立世 以信博人——记靖边县王渠则镇诚信还钱的好村民姬春梅女士
发布时间:2015-05-04 15:41:07    来源:靖边新闻信息网    作者:张鹏    编辑:张庚    浏览次数:  [打印]  [关闭]

姬春梅在王渠则镇老家居住的房子

      据女儿赵树利哽咽回忆“为了节省开支,我母亲常年吃面。有什么小病疼痛,也从来都是瞒着不说。这次病重,县医院建议去西安治疗,也是我们强拉带哄才去的。自母亲害病后,我们经常轮流陪着她,希望她不孤独。”

      正是春耕忙碌的季节,这片被她不知翻腾过多少年的土地却孤零零的被闲置,就像一个被抛弃的孩儿在呼喊着母亲的归来。

      身在王渠则镇的老人82岁高龄,暂无人赡养,却仍惦记着媳妇年轻时的好,今天捎点小米、明天捎一只鸡,用行动表明着态度。

看病归来丧失劳动能力后,姬春梅在靖边县城河东某巷内租住的房子内休养

      2014年姬春梅手术后,孝敬的儿女在靖边县河东某巷内租赁房子并专职照顾母亲。不到20平米的小屋只有一盘炕,和做饭必需品。不能下地的姬春梅身体虚弱、神情恍惚。

  

  她,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她,是一位淳朴、善良,有股“争气神”的陕北婆姨;她,7年来依靠辛勤劳作赚点小钱,又凭着省吃俭用节省开支。“敢担当、讲信义、有爱心”是她的真实写照,她就是替亡夫偿还债务,累倒在病榻上仍不忘教育子女继续还款的靖边县王渠则镇村民姬春梅女士。

  姬春梅,1963年12月15日出生,高中毕业后因家境窘迫未能继续深造,身为长女的她早早就承担起了沉重的农活。婚后,身边多了个疼她、爱她的丈夫,日子虽然过得清贫,却也是有滋有味。可谁曾想,一向身体健康的婆婆突然恶疾卧床长达8年之久,期间她要下地种田、又要伺候婆婆、还要照顾孩儿,丈夫是她身体、精神上操磨的唯一坚强支柱。婆婆扶上山后,在她和丈夫的共同努力下,家庭生活条件逐年改善,丈夫也倒腾起了生意,日子正要过红火时残酷的现实又给了她当头一棒——丈夫赵承山于2008年9月因胃癌去世,留给她的是20余万的欠款和上有老要孝敬、下有小要抚养的困境。此后7年,她踏上了勇敢承揽贷款、默默吃苦咽泪、孝敬老人又拉扯孩儿的艰辛旅途,直至今天病魔将她也击倒在了病床之上。

  精神上的折磨往往比肉体上的劳累更猛烈、更容易击垮人。如果说8年伺候婆婆的艰辛,是身体负担。那么丈夫去世的这7年,对姬春梅来说是身体、心里、债务的三重负担。更令人唏嘘的是负担还在,病魔又来了;旧账未清,因病贷款的新帐又多了。卧炕在床的姬春梅已经不能下地劳动,甚至日常生活照料也必须由女儿伺候,病来如山倒,躺在炕角的她神情疲惫、举止缓慢,说句话也甚是费劲,但仍然有一种力量无形中感染着前来看望她的人,那是一种让人拒绝不了的由衷的敬佩。“人家凭良心要钱,我凭良心还钱,有条据的我承揽,没有条据的我也承揽。我们掌柜在时最注重‘名望’,借钱欠账也全凭口头信义,我不能毁了‘名望’。”、“人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就想活得平淡些,一辈子正正直直的,不想让人骂,留下坏名声。”、“我现在不能劳动了,说几句话也气短的,坐一会腰就酸困,但我还有儿女,大帐还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小账也不能说不还,还要让儿女还。”、“我们掌柜走的时候,儿女们都没成就,现在他们也长大了、成家了,我不担心。现在最牵心的就是老人,如果哪天我也不在了,就怕老人的光景不好过。”、“我这么厉害的人,常能战胜困难,没想到被病给打倒了。”、“一个人受苦我不怕,最怕的就是有苦无处说、被人冷眼相看,周围人越觉得寡妇会抵赖不还钱,我越挣命还。自个家的地不够种,我还要承包人家的地来种,我就想表明一种还钱的态度,寡妇也是讲道理的。”

  人的一生总是苦甜相伴,没有绝对的一帆风顺,更不会有经常性的痛苦打击。但姬春梅确实是一个苦人,年轻时任劳任怨孝敬病重婆婆,丈夫去世后担起责任偿还欠款,老来了、老来了,自己又病倒了。她的人生经历中,有多少身体上的操磨、心理上的打击,只有她自己知道,再多的文字、语言也都苍白无力。

  如今,病魔击垮了她的身体,她再也不能够像往常一样低头弯腰劳作于田间地头,但她“以诚立世、以信博人”的精神却感染着社会上更多的人,让人不得不抬头仰望并效仿流传。普通农民的身上闪耀着非凡的光芒,让我们向姬春梅致敬、向一样普通却传递社会正能量的人致敬。 (作者系靖边县王渠则镇政府干部)

  Copyright © 2006-2016 靖边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张家畔街道办统万路靖边县委政府党政综合办公区党政办公楼515室

备案号:陕ICP备14004392号-2

技术支持:西安德雅通科技有限公司

陕公网安备 61082402000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