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从战火硝烟中走来的退役老兵
发布时间:2020-08-03 17:11     来源:靖边新闻信息网    浏览次数:    字号:[ ]

  记靖边县退役军人周子军的军旅事迹

  “周家四郎上战场,保家卫国守边防”,35年前这个消息在靖边县黄蒿界镇周仡佬的小村庄迅速传开。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周家四郎周子军两次荣获三等战功的喜报从越南前线传回了家乡,成为家乡人的骄傲和榜样。

  “我最深的记忆刻在老山,在老山前线我们连就有个4战友牺牲。在那里战士们用生命筑起了血染的长城,守护了祖国的安宁。”周子军抚摸着已经发黄的立功喜报再次回忆起那段炮灰硝烟的峥嵘岁月。

  为冲锋陷阵时刻准备着

  1980年,18岁的周子军光荣入伍,成为陆军第四十七集团军的一名战士。这是烈士邱少云生前所在的部队,也是我军威名赫赫的王牌“硬核”部队。

  入伍后的周子军,正逢中越边境摩擦对抗的时候。1979年2月,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后,越军不断对中国云南文山州边境一线进行挑衅、袭扰、蚕食,中央军委先后从各大军区抽调部队参加防御作战,保卫边防。周子军所在的第四十七集团军1985年10月底抵达了越南边境。

  能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应该是每个战士的英雄梦想。从入伍那天起,周子军刻苦钻研军事理论,熟练掌握军事技能,为能成为作战本领过硬的合格战士时刻准备着。由于他各项军事考核每年都名列前茅,1983年初,连队将他选为班长并作为军事人才选送师教导队学习深造,在师队各科考核成绩中,他获得了历届以来唯一的全优学员,并颁发了“全优”学员证书,他带的班也顺利夺冠。

  1985年初,部队得到“赴滇轮战”的消息,周子军因过硬的军事本领担任七连代理排长兼四班长,根据在师教导队两年的学习和带兵经验,他探索研究出了一套“以老带新、以强带弱,能者为师,共同提高”,“不打疲劳战,不吃大锅饭”等一系列科学有效的练兵方法,被营、团推广应用,有效加强了官兵训练效果。在上前线前,他们在边境的集结地域进行为期五个月的实枪实弹亚热带山岳丛林实战训练,包括吃、住、行、打和严酷的野外生存等许多科目。当时,那里大多还是未开发的热带森林,密不透风,毒蛇、旱蚂蟥、蚊虫和各种野兽很多,再加上当时部队装备有限,训练非常艰苦,但为了“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战士们咬着牙都挺过来了。

   立下生死状 战地写遗书

  1986年3月,在临进入前沿阵地前,周子军主动要求到最艰苦、最危险的地方坚守阵地,并和并肩的战友写好遗书,立下“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的生死军令状,誓死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祖国的尊严,保卫人民的安全。

  进入战区后,这里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形,坡度大、溶洞多,地形异常复杂。再加上潮湿、闷热,许多在“猫耳洞”里的战士都患了烂裆、疥疮等严重的皮肤病。战士们往往只穿着裤叉,有的就全光着身子作战。后来发明了所谓的“作战裙”,名字好听,实际上就是在腰间围上一块布而已。同时,敌我双方阵地间隔很近,有的地方一块大石头在中间,这边是我军,那边就是越军,相隔不到二三十米,越军经过长期战争考验,战术灵活,战斗力很强,再加上他们都是当地人,服水土、地理熟,有一定的优势。在这样地形特别复杂,条件极为艰苦,作战环境十分危险的情况下,实行防御作战难度很大。尽管如此,周子军在“猫耳洞”里坚守了378个日日夜夜,并指挥全排抗击敌近百次的小股偷袭。

  战火硝烟中方显英雄本色

  那是1986年5月13日,连队十六号阵地遭越军炮击,伤亡惨重,一个步兵班只剩一人幸存。在这危急关头,营党委连支部反复研究认为:“唯有排长周子军同志能挑起重任”,并决定让他火速赶赴十六号阵地。黄昏时分,他全副武装,迅速携带“光荣弹”、急救包、止血带夜行数公里在在枪林弹雨中连夜到连指挥所受领任务,接管十六号阵地。

       到阵地后,他很快盘查阵地障碍物设置情况,勘察分析阵地薄弱环节和敌人可能反扑偷袭的方向,迅速完善了阵地的防御设施,稳定了战士的恐惧心理,鼓舞了战士的士气。

  1986年8月份,老山地区遭受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塌方,阵地三分之一的哨位被冲垮,多处通信线路、道路被冲断,给养无法送到前沿阵地,同时三名战士被卷入了泥石流中。在战场上时间就是生命,他既要组织部分人员冒着生命危险在泥石流中抢救被掩埋的战友,又要尽快抢修工事,牢牢守住阵地。在抢救战士时,参加抢险的战士们个个被泥石流中夹杂着破竹、弹片、划的遍体鳞伤,也随时有踩到地雷的危险,但战士们临危不惧,成功抢救回了被掩埋的战友。同时,在连绵阴冷的秋雨中,他带领部分党员骨干昼夜在哨位附近的石山上抢修线路,恢复了被冲垮的哨位,防止越军偷袭和进攻。在抢修途中,因给养得不到补充,战士们勉强吃个半肚,只能喝从上游流来夹杂着人畜粪便的河水充饥。然而,饥饿,寒冷,以及不时袭来的炮火并没有让他们退缩。就在组织加修工事时,一枚炮弹落在周子军身边2米处未爆,并将他掀翻在堑壕里,从那开始他的一个耳朵基本失聪。

      在这样的环境里,他指挥战士们浴血奋战,多次抗击越军的小股偷袭,牢牢地守住了阵地。

  1986年的“兰剑B”行动是越南防御战中著名的战斗之一,周子军的排队作为支援力量,他率领全排以猛烈的火力压制敌人火力,有效地掩护攻击分队,顺利地完成支援任务,共全线歼敌1000余人。1987年元月5日,友邻部队在执行“黑虎”行动中,周子军所在排的一名战士在水源处遭越军炮弹袭击,他和部分战友冒着敌人炮火极力抢救伤员。当时中央军委有明令不能把我军伤员、烈士遗体、文件、装备等遗留在敌人阵地上。前线有句“不到43,不算上老山”的传言,形容了43号阵地的谷深坡陡,这里60到70度以上坡度的路段500多米,护送伤员难度极大,并且有近1公里的暴露地段,很容易遭敌炮击。遗憾的是,他们在枪林弹雨中并没有抢救回这位战士的性命,在清理遗物时,他竟没有一件像样的服装、鞋帽,只有随时的一份遗书。周子军将备战包里仅有的一套新军装、新鞋帽给牺牲的战友换上,并组织一个班的人员将遗体安全护送到营指挥所医务室。

    87年元月9号,越军以一个加强排的兵力偷袭该排阵地时,在通讯线路被炸毁,与上级失去联系的情况下,周子军临危不惧,果断指挥全排独立作战,与敌人顽强拼搏长达六小时之久,且无一人伤亡,同时,他灵活地通过友邻阵地与上级取得了联系。在钱树根军长命令师团和营属炮兵的火力支援下,以步炮协同,内外夹击的战术手段,毙敌八名,伤敌六名,并缴获越军枪榴弹、手榴弹、炸药、火具等部分战利品。云南前线廖锡龙总指挥高度评价此次战斗,认为该战斗以小的代价获取了大的胜利,彻底地粉碎了敌人的企图,为整个老山防御作战做出了突出贡献,要求“整个老山防御地区的官兵向43号阵地指战员学习。他指出,这是自1984年4月28日收复老山以来,防御战打得最好,最漂亮的一仗。周子军所带排被云南前线评为“阵地管理,阵地建设”先进排,荣获集体二等功,周子军个人荣获三等战功一次。这次战斗也是当时47集团军钱树根老军长在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中谈到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战斗,它充分体现了我军的作战能力和军事指挥能力。
 铁打的身躯建设祖国

  1987年,从前线返回部队后,周子军被评为“战地”优秀共产党员、团党委将他选送西安陆军学院深造。1989年军校毕业后,他参加了全师组织的“八一”军事大比武,获全师干部队六项总分第一名,军事理论第一名的好成绩,他所带的班、排成绩均名列前茅。同年10月,他被连升两级调到56师教导队工作。在教导队的十年教学工作中,他为祖国培养出数千名铁血男儿。

      97年5月,部队执行国家通讯部“97.1兰—西—拉”光缆施工任务时,身为营长的周子军坚决服从命令,并主动要求到最艰苦、最困难、最复杂的地段施工。昆仑山、唐古拉山海拔四千到五千米以上,被称为“世界屋脊、生命禁区”。但是,他不管刮风下雨,每天起早摸黑,经常第一个到工地,最后一个返回,有时连续二十多小时不合一眼,常常带病坚持工作。在长达三个多月的光缆施工中,他从未休假过一天,带领全营在“世界屋脊”上完成坚石地段四公里,河流地段八公里,一般地段二十多公里,保质保量提前超额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光缆施工任务,用钢铁般的脊梁为国家通信事业搭建了一条连接世界的信息渠道。

  2000年,周子军转业到地方税务局,仍保持部队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作为一名从战场走下来的老兵他默默无闻甘愿做一名普通的税务干部为国聚财,坚决维护税法尊严。在职务晋升、荣誉面前他高风亮节,主动退让,始终用军人和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永葆军人本色。

      回顾周子军二十年的军旅生涯,他和战友们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血与火的洗礼,用生命和鲜血筑起了血染的长城;也经历了和平时代边疆建设,将汗水和足迹留在了世界屋脊,留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他们把最宝贵的青春献给党和人民军队,为国防事业和军队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他本人也因此四次荣立三等功,其中战功两次,那血染的岁月成为他一生最难忘的时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