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河套寻古(之一)
发布时间:2020-10-26 09:42     来源:靖边新闻信息网    浏览次数:    字号:[ ]

  ——早期中国文明的伟大辉煌

  记者: 您这次在河套地区黄河边沿一线进行考察的目的是什么?
   默冰: 从史料上来看,河套地区的黄河几字形大湾内,是人类在4800年前至4200年前的文明孕育之地----确切地说,是“早期中国”华夏族群文明的发祥之地。随着近年来靖边县的“黄帝原冢”“皇华城”“白翟城”遗址和“青阳氏”“高阳氏”的封地,杭锦旗的“朔方”故地,神木的“石峁城邑”遗址,清涧的“鬼方”遗址,府谷的“寨山、连城峁”遗址,吴堡的“石城”遗址,佳县的“石摞摞城”遗址,定边的“姬塬”遗址的逐渐发现,再加上先秦和两汉时代的“上郡.阳周”和“朔方郡”,五胡十六国的“统万城”,隋唐宋三代的“夏州”的证实,无不证明着这里曾经存在着华夏族群早期文明的伟大辉煌!
  记者: 历代的中国政权和民众,是怎么称呼河套地区黄河几字形大湾这个区域的?
   默冰: 颛顼之前,这里因黄帝建都“皇华城”(今靖边县龙州镇),又加之各个山脉在这里交汇潜入地下,黄河环绕,形成了河套平原,似乎“中国”之名由此始得。又因和叔在此制历之故,也称之为“朔方”之地。
   颛顼与共工恶斗之后,华夏民族南迁至今河南省中原地区,帝喾、唐尧、虞舜时代称这里为“河南故地”。
   夏、商两朝,这里是大禹敬称的“雍州”(龙州.原都)核心之地,为“九州”之尊,由“诸方”(羌、鬼、戎、翟等族)看守。
   周朝复称之为“朔方”,并由南宫适在今内蒙古杭锦旗临黄河之畔建立据点。
   战国时代,秦、魏等诸侯国称之为“古河南地”,并在河套地区南端设立“上郡.阳周”(今靖边县杨桥畔镇)反复争夺,秦昭襄王建“列城”防备夏族旁枝匈奴南下晋陕之地,始得“塞内塞外”之名。
   秦朝初立,秦始皇便派蒙恬及扶苏率30万大军驻守上郡.阳周,威慑河套诸族,号为“新秦”。项羽灭秦后,降将董翳获封此地,与商洛、关中合称“三秦”之地。
   西汉卫青在白翟族旧址之上(今靖边县白城则村)建“朔方郡.奢延县”统领河套地区,并辖治外套地区(今包头市大片区域)。其中飞将军李广驻守的“龙城”(今靖边县小河镇),便是当时河套七郡的军事核心。
    五胡十六国时,夏族旁枝匈奴人赫连勃勃恢复禹夏朝号,名为“太夏”,在西汉朔方郡治所在奢延县旧址旁扩建西城,名为“统万都城”,统领河套及关中地区。
   拓跋魏及隋、唐、宋之时,在统万都城旧址设立“夏州”,辖治河套地区达500余年之久,后被北宋废置。
    元朝统一中国后,塞外诸族分据河套地区北端,行政建置一边向东北方向迁移,在今府谷县设“府、丰、芭”三州;一边向东南方向迁移,在今延安市、佳县、绥德、米脂等地分设州府,阻拦河套地区塞外诸族南下。从此,塞外(秦列城之北)河套地区城邑尽毀,历史记忆几近中断。
   明朝之时,依照古制,设“靖边道”辖治河套地区。后因战略需要,再设“榆林道”,行政建置东移至今榆林市榆阳区境内。由于是时蒙古诸族壮大,在河套北端不时南下侵扰,巡抚延绥的右副都御使余子俊经朝廷许可,在1472年修筑了1770多里的明长城,将河套地区南端的各个出口彻底封死。于是,明长城之外变为蒙古诸族的牧场,明长城之里分为了延安、榆林两个大的行政军事区域,现状一直保持至今。
    可以这样说,在帝喾、唐尧、虞舜之前,河套地区以“皇华城”为中心,是早期中国华夏族群文明发展的核心之地;
   在夏、商、周之前,由于轩辕黄帝埋葬在“七星之冢”(今靖边县高家沟便民中心王坟湾村),河套地区是华夏两族的“精神圣地”;
   秦汉之际,河套地区以“上郡.阳周”“朔方郡”为中心,是这两朝驱赶塞外异族的军事重地;
   五胡十六国时,河套地区以“统万都城”为中心,是塞外诸族的“理想乐土”;
   拓跋魏及隋、唐、宋之时,河套地区以“夏州”为中心,是华夏政权控制河套及漠北和河西走廊的威压之地;
    直至明代,內阁首辅杨一清和士人领袖顾阻禹依旧认为:“河套南望关中,控天下之头项。得河套者行天下,失河套者失天下。河套安,天下安,河套乱,天下乱。”
    便是在辛亥革命之后,与同盟会、北洋军阀、国民党、共产党皆有交往的杨度先生也写道: “黄河黄河,出自昆仑山;远从蒙古地,流入长城关。古来圣贤,生此河干;独立堤上,心思旷然。长城外,河套边,黄沙白草无人烟。思得十万兵,长驱西北边;饮酒乌梁海,策马乌拉山,誓不战胜终不还。君作铙吹,观我凯旋。”

  记者: 那么,河套地区到底有多大?古人又是怎么样去划分这个区域的?
       默冰: 河套地区的南端是陕西省的靖边县,北端是内蒙古的杭锦旗,西端是宁夏的银川市,东端是陕西省的府谷县,面积大约20多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今天的湖南省和白俄罗斯的国土面积。
    记者: 为什么这样去划分?
    默冰: 河套地区的南端背靠白於山脉,是黄土高原与河套平原接壤的地方。青铜器未出现之前,人类仅用木头和石器就可以在这里栖居耕种,再加上河套平原大量的食草动物,在4800年前左右,无疑是最适合当时人类的居住之地。
   记者: 背靠白於山脉的区域还有现在的定边县和横山区,为什么华夏的先民们选择居住在了现在的靖边县?
    默冰: 这是由当时的地理和生存条件特定的。靖边县的北面是河套平原,获取温顺的食草动物非常容易;南面是现在的延安市,这个区域大多是石头,当时的人类很难生存,背后也没有被侵袭的隐患;西面是现在的定边县和盐池县,而盐減地是当时人类和动植物生存的禁区;东面是现在的横山、榆阳两区,当时汹涌的“帝原水”(现称无定河)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天险。
   记者: 那么位于河套地区东端的府谷县和神木市区域和位于晋陕交界的佳县、吴堡、清涧和延安市的部分区域大多是石头山,并不适合当时人类的生存条件,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古城遗址呢?
   默冰: 以石峁古城为例,这些区域石头建成的古城,大约都在4300年前左右(帝舜执政之时)出现,正是早期中国华夏族群掌握冶炼技术并使用青铜器已经有400年左右的时代。再加上当时的神木市有众多铁矿的存在,所以才有能力建造那样多的石城并且生存。可以推测,石峁古城极有可能是华夏执政集团驱使犬戎诸族开采铁矿并看守的城邑,并不是个别学者认为的“黄帝都城”----因为从目前的出土文物来看,几乎可以断定这不是华夏族群文明的主流表现形式。如果硬要说石峁古城是华夏政权的所在地,那么史料再怎么遗失或掩盖,总不会连一言片语都没有留下。
   府谷的这个区域虽然大多是石头山峦,但也有不少的丘岭地形。近年来的民间发现则更加让人惊讶:当地刘毕业先生收藏的众多巨型犀牛、长颈鹿、熊、鬛狗等动物骨骸,最大的居然有15吨左右,证明着这个区域在上古时代,该是一个多么水草丰盛的地方。如此一来,就能解释这里是黄帝时代的东方重地,帝尧时代的返回区域,春秋战国的赵魏必争之地,秦汉时期的“西河郡”,唐宋时期的“荣河郡”了。再加上“寨山、连城峁”等大量遗址的发现,神、府两地极有可能就是早期华夏政权所指的“东夷”族群所在之地。
   至于延安、府谷、佳县、吴堡、清涧、杭锦旗、鄂托克前旗等地的上古城邑遗址,则是已掌握了冶炼青铜的技术的华夏族群令诸族居住守护,在冬季防备流民履冰进入到河套地区。
   记者: 照您这样的说法,在4800年前至4200年前左右,河套地区以现在的靖边县的“皇华城”为核心,是当时华夏族群文明的“中国”之地?
    默冰: 从过去的史料及现在发现的文物遗址来看,这个说法是成立的。
      记者: 但是,为什么现在河套地区的各地史志上都没有这样的说法和记载?
   默冰: 由于青铜、铁器的出现和技术的发展,河套地区不但成为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分隔之地,更是成为了这两种文明的冲突所在。长达4000多年断断续续的战争,使河套地区的自然生态环境和历朝历代的城邑遭到了根本性的毀坏;再加上原住民不断逃亡,新住民不断侵占,历朝历代的行政建置更换频繁,名称百变,现在河套地区的各地史志并没有形成一以贯之的史料记载;又加之历朝历代的华夏政权刻意隐瞒这里的历史,所以造成了现在中国史学界的尴尬局面:大家都认为这里是上古中国的“河南故地”,但又“觉得”上古中国的遗迹大多在今天的晋豫之地而难以抉择;大家都认为黄土高原是以黃帝为代表的华夏两族的龙兴之地,但是在河套地区发现和记载的只是游牧文明的骚乱记忆。
  记者: 华夏政权为什么要刻意隐瞒这里的历史?
  默冰: 颛顼的南迁虽然是无奈之举,但是华夏两族却背负了一个“弃祖陵寝”的罪名;周朝虽然在周穆王时代找到“黄帝原冢”并进行祭祀,但是秦魏两国对河套及“黄帝原冢”的占领却让华夏两族蒙羞;汉武帝虽然将匈奴诸族赶出河套,但是担心破坏“华夏祖陵”的他却将“黄帝原冢”的遗物迁至今黃陵县,并编造了一个黄帝“驭龙升天”的神话......平常的百姓对自己的家族陵园尚且世代保护,而屡屡放弃祖陵并且被外族强行占领祖陵的华夏历代政权,又怎么会在史书中明确记载“黄帝原冢”之地呢?
   记者: 现在有什么发现的文物可以佐证这个说法呢?
    默冰: 在阳周故城的遗址内,发现了一个刻有“阳周塞司马”的先秦陶罐,并且还出土了一个刻有“阳周候印”的汉代铜章。这两件文物的出现,使戴应新、焦南峰、段清波、马明志、乔建军等考古专家们得出了一个

  “靖边县杨桥畔镇瓦渣梁村遗址与先秦时代的阳周故城基本吻合”的结论。
    紧接着,在靖边县龙州镇发现了两个刻有“原都”字样的汉代陶罐。更让人惊异地是,在靖边县高家沟王坟湾的疑似“黄帝原冢地”附近发现了7个刻有“官”字的北宋瓦片,其中所包含的信息,相信对历史文化有深刻了解的学者们都会震撼不已。
   记者: 为什么用“震撼”这个词?
     默冰: “原都”从字面上就可以知道它要表达的意思----原来的都城。再加上西汉在这里设过的“原都、京室”两县,大家想想,这难道只是一种巧合吗?北宋的“官”字瓦片,则又证明了在“黄帝原冢地”附近有北宋皇家(又称“官家”)的建筑所在。那么,北宋皇家为什么在这个地方大兴土木?除了守陵,恐怕并没有什么合理的解释了。
   记者: 还有没有什么重要的发现?
    默冰: 自2015年起,我们的研究只是局限于在靖边县境内寻找史书中记载的古迹,虽然找到了水经注中记录的“奢延河”和“走马水”这两个水系,也初步确定了“阳周故城”的地望,并且在“黃帝原冢地”进行了科学的测探。虽然证实了“七星状陵地”7个大土堆有6个是人工夯筑,1个是自然形成与人工结合的红沙石峁,也探测出了“轩辕峁”下有规模巨大的古墓群,中国人民大学的韩建业教授更是在附近发现了大量的白膏泥铺成的地面。但是,正如陕西省西北大学中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李浩教授认为:任何事物----尤其是大型文明遗迹绝对不会孤立存在。
   因此,我们在2020年9月15日开始,顺着沿黄公路的黃河边上,对吴堡、佳县、府谷、托克托、包头、固阳、五原、巴彦淖尓、杭锦旗、鄂托克前旗等黄河两岸进行了粗略地观察。
   记者: 为什么用“观察”这个词?
   默冰: 术业有专攻----我只是一个历史研究爱好者,并且是一个非全日制教育培养出来的“野生”作家。我的职业特长是擅于“联想”而非田野考古,所以我只能是“观察”而不是“考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