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天山环行记
发布时间:2021-08-03 09:35     来源:靖边新闻信息网    浏览次数:    字号:[ ]

  六月九日,我们在乌鲁木齐集合完毕后,五十人分为A、B两个小组,分乘两辆大巴车,开始了我们的天山环线行。

  六月十日,我们驶向了赛里木湖。赛里木湖,位于新疆博尔塔拉州博乐市境内的天山山脉之中,紧邻伊犁州霍城县,是新疆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高山冷水湖。

  这里是大西洋暖湿气流最后眷顾的地方,因此,人们诗意般地称之为“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

  赛里木风景区是以赛里木湖为中心,包括湖周围的森林和湖滨草原,组成一个风光名胜景区。

  进入湖区,放眼望去,天山山脉绵延耸立,白雪皑皑,云天相接,银光闪闪。眼前,一抹湛蓝无比的湖水映入眼帘,像一颗璀璨的蓝宝石镶嵌在群山环绕之间。

  赛里木湖的面积比较大,周长大约九十多公里,我们的车子直接驶入到湖区,开始我们的环湖之旅。

  汽车每到一个停靠点我们都会停车,对美丽的赛里木湖进行全方位、多角度的拍摄。

  我是第一次跟随摄影创作团出行。队友们个个都是身经百战,有着各种级别的摄影协会会员身份的人,而我只是一个小白,尽管他们也客气地称呼我为老师,但是我知道我的菜鸟身份。

  银白的雪山、碧绿的草原、湛蓝的湖水、白色的天鹅、盛开的野花,让我震撼不已,举起相机就是一通猛拍。

  “四山吞浩森,一碧试空明。”清末著名诗人、画家宋伯鲁的诗句应该是对赛里木湖的形态与神韵最好的诠释了。

  赛里木湖还有两大特点,一是虽然在天山脚下,湖水的来源却不是天山的雪水,而是依靠雨水和地下水补给。二千多米高的海拔,四百多平方公里的湖水面积,靠地下水补给,确实神奇。二是赛里木湖是蓝色的湖,而且蓝的似宝石般璀璨。

  蓝色的天空,蓝色的海洋,而蓝色的湖泊还真的少见,借助度娘查询其为何而蓝,而回答的太过专业,我一时无法捋清,只能用网友的说法“有一种蓝叫赛里木湖蓝”。

  蓝色是博大的色彩,蓝色是永恒的象征;蓝色表现出一种美丽、安详与洁净。在西方,蓝色又是一种忧郁的颜色,因此,也有人说爱情是蓝色的。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赛里木湖草原有一位美丽善良的姑娘和一个英俊的少年彼此相爱。一次,美丽的姑娘于放牧途中遭草原魔王的摧残,姑娘宁死不从,掷玉于地,于是大地迸裂,突露深潭,姑娘纵身跳入。少年悲怆地高呼姑娘的名字,也一头扎进深潭,两人的泪水倾泻着,大草原顷刻变成一片瀚海,于是,这对恋人的真诚至爱和悲痛的泪水,化成了赛里木湖。

  “赛里木”意为“平安、祝愿”之意,一对情侣用自己的泪水祝愿着世人平安幸福。

  啊!我仿佛明白,爱情的颜色就是赛里木湖的蓝。

  作家逸野在她的美文《赛里木湖》里写到:“是天山仙女滴下的一滴眼泪吗?抑或是远古遗落的一轮边关明月?是草原牧歌一曲惊世骇俗的天籁之音吗?还是一碗芬芳醉人的马奶子酒?”而我说,赛里木湖,你就是一碗芬芳醉人的马奶子酒。因为,我醉了!

  离开赛里木湖,我们又奔向果子沟。出赛里木湖,南行片刻便驶入了果子沟。

  果子沟,顾名思义,因山沟内遍布野生苹果而得名。位于果子沟顶端的松树头,青峰簇立,北下直达赛里木湖畔,南下直入果子沟峡谷。因此,它和赛里木湖又是唇齿相依。这里群山连绵,千峰竞秀,林木葱茏,百花争艳,野果飘香,景观奇异,历来被视为新疆的名胜之地。

  嘉庆年间,西北史地学奠基人祁韵士,因揭露官场腐败被发配伊犁。进入果子沟,一下子被果子沟的美景所感染,在他的《万里行程记》中记述到:“忽见林木蔚然,起叠嶂间,山半泉涌,细草如针,心甚异之。前行翘首,则满谷云树森森,不可指数,引人入胜... ...夫此沟,一线天耳,而其山其水及其草木,无不一臻佳妙绝,足称富丽天成... ...何期万里岩疆,乃有一段仙境,奇绝、快绝。”

  写有关果子沟的文章不少,然能与此作相比者并不多见,真是有景有情,情景交融。而祁韵士在被贬谪途中,在那样苦闷的心情中,能写出如此赞美的文字,可见果子沟的景色有多么的美丽。

  果子沟不仅峡谷地势险要,风景奇美,而且自古以来就是连接“中亚、欧洲”的重要通道。

  于2011 年建成通车的果子沟大桥,是全国首座公路钢桁梁斜拉桥,是新疆公路建设史上一次重大突破。该工程是高速G30线,连云港至霍尔果斯的重要组成部分,建成通车后,将解决伊犁河谷出行难的问题,使伊犁州能够全天候通达乌鲁木齐。

  大桥桥身与果子沟的美景浑然一体,为果子沟国家级风景区再添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为了寻找拍摄果子沟大桥的最佳方位,我们来到大桥的斜对面的山坡上架起了三角架。

  远眺,岩壁雪岭上,幽深峡谷中,到处密布着奇伟多姿、苍翠欲滴的塔松。一条柏油公路依山傍水,曲曲弯弯,穿梭期间。幽深的峡谷处,两座桥塔从深谷中拔地而起,伟大又壮观的斜拉桥就这样尽收眼底,配上落日晚霞,这美景让你不醉才怪呢!而且这里是晚上拍摄车轨的最佳位置,因此,我们在这里严阵以待,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在今晚出一个大片。

  然而遗憾的是,天公不作美,西边乌云渐渐聚集,且越集越厚,太阳落入其中,乌云向上卷起。山中的雨说来就来,我们不得不撤退了下来。

  也罢,人在旅途,身不由己,明天还有更多的景观在等待我们去拍摄。

  (作者系靖边县龙洲镇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