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与米南宫书
发布时间:2019-08-19 09:03     来源:靖边新闻信息网    浏览次数:    字号:[ ]

曹宏飞

见字如晤,南宫兄!我宁愿

你一直在晋地,离我近些

 

跟你说什么好呢?说人近中年的慌乱逼仄

不可逆转的命运,捉襟见肘的光景

 

说缓慢枯燥,波澜不惊,周而复始的靖边城

还是说万千世界,光怪陆离,山川河流,日月星辉

 

说家国天下,小可兵荒马乱,内忧外患

说儿女情长,众生水深火热,万劫其中

 

这些你都懂,你说痛快些,守着真性情

困顿、数遭贬黜、烦郁不平怎能横亘于心

 

我就要那些惊世骇俗的奇异癫狂

我还要公元1107年的最后告别

 

卖癫也罢,露馅的洁癖也罢

都别怀疑了,除了你,谁的人生不是赝本

 

“柴几延毛子,明窗馆墨卿

功名皆一戏,未觉负平生

 

夫子有云:我从众,那些

愤世嫉俗者同时又在同流合污

 

唯有你不同,将所有的一言难尽,一饮而尽

于我仿若召唤,又如慰藉

 

九百年后,囚禁在时光之域的所有生灵

修的似傻方临正,养到如愚可近贤

 

南宫兄,此心可昭……

 

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

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

 

性灵永存,星辰恒久,大海苍茫,并无止休……

作者系靖边县水资办干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