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中共中央转战陕北胜利70周年:追忆原西北野战军4纵警3旅8团靖边籍老战士张登霄
发布时间:2017-09-06 08:57:26    来源:靖边新闻信息网    作者:张庚    编辑:张庚    浏览次数:  [打印]  [关闭]
  陕北靖边这片热土,大山悠深、黄土绵绵、大漠孤烟;历史沧桑、文化沉积、民风淳朴。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战略反攻、取得胜利和第二次国共合作破裂、中国的历史进入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反动派不断对解放区边界的百姓进行袭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同样,地处陕甘宁边区西北边的陕北三边地区不断受到国民党军队、宁夏军阀马鸿逵回族骑兵、地方土豪劣绅武装势力侵扰,在陕甘宁蒙交界地方,国共两党发生了无数次大大小小激烈的战斗。当时,陕甘宁边区军民在中国共产党、毛主席的直接领导下,英勇奋战,孕育了无数的英雄。在三边地区的靖边县席麻湾大沟村木瓜树坬,就有这样一位在这个时期战场上奋勇杀敌、立有战功、荣获军功章的战场英雄——张登霄同志。

老英雄老年时胸带一生所获得的军功章和荣誉勋章,这是他一辈子的自豪与骄傲

  虽然这位老英雄在前几年就已离世,但今年正值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中共中央转战陕北70周年重要纪念时期和党的十九大召开的关键历史时刻,我们通过怀念这位老英雄的在过去战乱年代烽火硝烟、建立新中国历程中的英勇战斗事迹,深刻缅怀、传承他们那个年代老革命前辈、老军人的铮铮铁骨、赤胆忠心、不畏牺牲、勇敢战斗、赢得胜利的中国军魂,倍加珍惜他们通过血和汗打下的这片大美河山和给我们创造的现代和平幸福生活,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张登霄同志于1927年8月1日在中国共产党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第一枪、宣告中国共产党正式拥有了自己军队的三个月后,11月的一天,“哇哇”坠地,出生在陕北靖边的一个偏僻小山村,这正好与中国人民解放军诞生在同一年,也许在冥冥之中注定在他未来的人生道路上会与这支新生的部队有一段生死患难、休戚与共的难忘经历。他的父亲张国甫是清末戴顶子秀才,当时是周围百里方圆内有名的知识渊博、见多识广的文化名人;其生有五子两女,三儿子张登云过世的较早,大儿子张登堂和二儿子张登殿从小务农料理家务。四子张登科在镇靖上完小学后,1939年被送到陕北革命摇篮、进步思想启蒙和培养出刘志丹、谢子长、高岗、阎揆要、刘澜涛、郭洪涛等大批共产党陕北革命领导人的陕北联合县里榆林中学读书;1948年在西北大学毕业后,当时任国民党西安绥署副主任的高桂滋邀请其留在他身边当参议,但被张登科婉拒,后来留到省政府工作了5年;因母亲逝世,1952年回乡祭母守孝,之后留在家乡献身教育事业,是当时靖边籍第一位完成正规学校教育的大学生。五子张登霄就是在这样较为浓厚的文化环境、进步思想中慢慢成长。

  靖边是1935年解放的革命县城。张登霄从小长大的村庄山顶上,有个自古以来留下大土墩,当时的村民经常在土墩上白天燃放狼烟、晚上点起火把,给西下到靖边梁镇、定边、盐池购买食盐等生活必需品的村民指引方向、找到回家的路。后来得名“烟墩山”(古名是“夜墩山”)。靖边西边当时处在塞外内蒙地界,靖边东边留有不少古长城遗址。张登霄从知识渊博的父亲那里听到了不少关于靖边古长城的传奇故事和古代英雄的英勇事迹,从小身上就有一股英雄气概。在四哥张登科的影响下,在年少的时候心中就逐渐感觉到中国共产党会像村里面的烟墩山指引村民找到正确方向一样指引他寻找到自己未来美好幸福的生活。因此,在1942年,他15岁的时候在当时靖边当时处于国民党和共产党交织统治地区,他毅然决然选择了加入共产主义主义儿童团;1944年2月,在他17岁的时候,个子还没有一杆枪高,就来到近共产党领导的靖边张家畔区政府报名参了军,成为张家畔警卫连的一名战士,当时连长是王占生;翌年,他被正式编入八路军陕甘宁晋绥联防军警备第3旅警备第8团2营5连,当了一名传令兵,当时连长是刘生华,营长为白有山,团长是郭宝珊。王世泰当时是警备第3旅的政治委员兼中共三边地委书记,旅长是贺晋年。后来,张登霄所在的营先后被整编入陕甘宁边区集团军警3旅警8团、陕甘宁野战集团军警3旅警8团、陕甘宁三边分区二.八团、西北野战军第4纵队警3旅警8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4军第11师第33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11师师属炮兵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11师炮兵305团。在新中国成立前,部队由王世泰领导,部队首长是彭德怀、习仲勋。

  张登霄同志高高的个子,目光炯炯有神,参军后认真训练,刻苦钻研毛主席军事知识,浑身充满了对敌人的仇恨。他暗暗下定决定,要像自己的名字一样,刻苦学习,努力作战,勇争胜利,专心致志当好一名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战士。1946年6年,国民党反动派单方面撕毁重庆“双十协定”,以193个旅、158万兵力,向各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国共第二次合作全面破裂;26日,宁夏马鸿逵反动部队为配合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出兵侵占了盐池县兴武营,对陕甘宁三边地区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盐池县又称花马池,盛产晶银剔透的食盐,是三边地区老百姓日常的生活必需品,又是部队重要的战略物资;马鸿奎严守在这里,妄图切断陕甘宁边区和我军的日常供给。12月4日,张登霄同志所属8团在团长郭宝珊同志带领下,百里奔袭兴武营。兴武营,是明长城宁夏镇重要关堡,有“灵夏重地,平庆要藩”之称,据《嘉靖宁夏新志》载:“城周围三里八分,高二丈五尺,池深一丈三尺,阔二丈。西、南二门及四角皆有楼。”战斗打响后,凑着黎明时分、天还一片漆黑的有利时机,在敌人正在睡梦中的时候,张登霄同志和战士们偷偷攀上城墙,杀向城内的敌人。同时,城外的部队用轰隆隆的大炮射向城内,剎时敌人大乱。这次战斗历时3个多小时,张登霄同志怀着对毛主席的热爱、人民美好生活向往和对敌人无比的憎恨之情,勇敢地挥舞着大刀与敌人展开惨烈的巷战。在生死战斗中,他不幸被敌人击中了前牙,万幸的是子弹斜面飞出;但脸上突然擦破的皮肤和口中的伤痕,让他顿时血流满面,。他全然不顾这些,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忍着疼痛,奋勇杀敌,直到战斗取得胜利。这次战斗中,部队生擒马部团长1名,毙伤敌人50名,俘获130多名,缴获战马80多匹,辎重50余驮,迫使马鸿逵骑兵19团残部退缩灵武、金鸡一带。张登霄同志由于作战勇敢,受到团长王宝珊的表扬。鉴于他在战斗中的勇敢表现、赤胆忠心,部队党组织批准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张登霄同志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在全面进攻各解放区失败后,1947年3月和4月国民党军队分别重点开始进攻陕北、山东两个解放区。在陕北战场,中共中央在毛主席的领导下主动放弃延安,开始了为期一年零五天转战陕北的艰苦历程。为了保卫毛主席、党中央,稳定西北战局,1947年3月,警备第3旅警8团按照西北野战兵团的统一部署,在三边分区,在游击队和民兵的配合下,相机打击宁夏马鸿逵北犯之敌人。在一次三边战斗中,张登霄同志接受连长刘生华传送战斗情报的命令后,与另一名战士摸黑翻山爬坡。当遇到深沟,同伴不敢下去时,他鼓励自己的战友,并带头勇敢滑下60米的深沟底,不顾一路荆棘,步行100多里,出色地完成了连长教给他的传递情报的任务。战斗取得胜利后,团长郭宝珊夸赞他道:“你这个小鬼,勇敢的很呢!”

老英雄在军队荣获的军功章

  1947年5月下旬,西北野战兵团挥师陇东,北进三边,决定收复环县、定边、安边、靖边等地。安边古城三街六巷,店铺林立,商贾如云,城墙坚固,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国民党在三边地区的衙门就设在这里。陕北当时有名的大土豪劣绅、解放战争期间被国民党中央情报特务刘子衡先后授予“人民反共救国军”和“信义纵队”司令、1947年又被马鸿逵授予清乡团司令的张廷芝就盘踞在这里,以劫掠养军,祸害地方。他的部队因为长期没有正规番号,被陕北老百姓称为“黑军”。王世泰旅长经过缜密侦察,决定解放安边,把多年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当地百姓从这个地方恶霸手中解放出来。战斗打响后,张登霄和他的战友趁着部队炮兵用大炮在北城墙轰开的城门缺口、在炮火弥漫开来的硝烟掩护下,冲进城里、奋力搏杀。敌人看到突然出现、勇猛无比的解放军战士,吓得四散逃窜。张登霄同志看到城里钟楼上仍有一小股敌人负隅顽抗,他找到一根长木棍绑上炸药包,巧妙地利用城中民房土墙掩护,绕到钟楼跟前,把炸药包奋力掷向敌楼。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钟楼上的敌人被全部炸飞了。这时,张廷芝部下发现大势已去,纷纷举起白旗投降,国民党的一名团长也被活捉了。5月28日,安边城再次回到了人民的怀抱。由于张登霄同志在战场上表现突出,被授予军功,获得军功章1枚。

  定边彭滩乡地势平坦,是一个小镇,这里盘踞着国民党胡宗南和西北军阀马鸿奎的反动部队。张登霄同志所属8团在团长郭宝珊带领下,在一个风高月黑的深夜,悄悄包围了敌人。战斗打响后,张登霄同志和战友们身背长枪,机智地翻过土墙,杀向梦中的匪徒,有的战士倒下了、勇敢地牺牲了。但他和其他还活着的战士,不顾敌人的枪林弹雨、大刀马蹄,以土房作掩护,寻找到敌人的司令部,把匪军的指挥中枢用几枚手榴弹炸毁掉。顿时,马家军如无头苍蝇,乱作一团……经过一天一夜的战斗,消灭敌人100多人,俘虏200多人。5月30日,定边被再次收复。数日后,兵团司令彭德怀来到定边北大操场召开了军民祝捷大会。后来,他被提拔为班长。 

  茫茫的鄂尔多斯大草原一望无际,蓝天白云、苍鹰飞翔、牛羊成群。这里的蒙汉百姓同胞自古以来相依相靠、和谐相处。但自从被凶神恶煞的张廷芝、马鸿奎的军队霸占后,这里的蒙族同胞处在一片水深火热之中。听说中国人民解放军3旅8团的战士浩浩荡荡开拔到了乌审旗坞堤大庙,蒙族老乡们奔走相告,纷纷来到军队驻地,高兴地喊着“萨北闹、萨北闹”(蒙语是“你好”的意思),给战士们送来热腾腾的奶茶,献上洁白的“哈达”,拉战士们住蒙古包,积极主动给部队提供情报,争着抢着要加入解放军。但张登霄同志和战士们牢记部队纪律,谢绝蒙族同胞的好意,露宿草原,对他们热情送来的粮油马料等部队急需的军用物资照价付款,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要求自己的战士时刻执行好民族团结政策,尊重蒙族同胞的风俗习惯,模范遵守毛主席对人民军队提出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铁一样的纪律,执行好习仲勋政治委员的政治要求。看到这样军纪严明的部队,草原上的牧民纷纷竖起大拇指,夸赞到:“你们真是毛主席的好部队,真正是我们老百姓的军队!”在全面掌握敌人的军情,一天深夜,在蒙族民兵呼思雄格指引下,营长白有山带着张登霄同志和500多名战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马鸿奎部队和张廷芝的残余势力。营长一声枪响之后,张登霄同志和战士们如猛虎入营杀向在睡梦中突然被惊醒、还暂时缓不过来神的敌人,一片震耳欲聋“缴枪不杀!”的声音此起彼伏。顿时,敌营中枪炮声、喊杀声,四面起伏、震耳欲聋,敌人的司令部也在战斗中直接被战士们捣毁了。在与敌人的忘死搏杀中,张登霄同志被敌人的炮弹片击中左背,鲜血立刻浸透了他的战衣,但他丝毫不顾及身上的伤情,让卫生员简单包扎了一下,又杀近了敌群,激战3个小时,直到战斗取得胜利,毙敌鄂托克旗司令齐思成、保安团长根东、参谋主任赵守敬以下100余人,俘虏31人。由于张登霄同志在这次战斗中作战勇敢、胆大心细、重伤不下火线,他再次受到部队首长的表彰奖励,再次获得军功,授予军功章1枚。在庆功会上,草原上的牧民点起篝火、穿着盛装,拉着战友们十分高兴地跳起蒙族民族舞蹈,欢庆自己军队取得的伟大胜利。团长郭宝珊高兴地拍着绑着绷带的张登霄同志的右肩,说到:“你可是咱们战士的榜样!你真是个英雄啊!”张登霄同志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憨厚朴实地操着浓重的陕北话,回应道:“没甚!没甚!”后来因为阑尾炎突然发作,在加之身体有伤,他被部队送到兰州陆军总医院住院治疗。在住院期间,他帮助护士照顾其他躺在床上不能活动的重伤员翻身擦洗、打针吃药、输挂液体、打扫卫生,赢得了同病房战友、护士的尊重。住了十来天院,他心中始终心系还在战场上与敌人生死相搏的部队和战友,看到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了,就立刻返回部队,重新以饱满的热情、昂扬的斗志投入了战场。在为期1个多月的挥师陇东、北进三边战役中,张登霄所在的部队西北野战兵团在彭德怀、张宗逊、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的领导下,先后收复了环县、定边、安边、靖边等地,共歼灭西北行辕副主任马步芳、马鸿逵所部2400余人,巩固了陕甘宁解放区,为解放战争在西北战场进入战略反攻创造了条件。

西北军政委员会给老英雄颁发的写有“人民功臣字样的荣誉奖章

       在三边地区战斗中,张登霄同志和战士们在艰苦的战场里英勇机智、视死如归,他自己有好几次都是与死神擦肩而过。尤其在1947年4月3日,马鸿逵侵占定边县城后。当天上午9时起,他和战友们在团长郭宝珊的直接指挥下,和宁夏军阀马鸿逵的马家军在四墩口子、郑大墩、暗门子、彭滩一带陷入了一天的激战中。他和战友突进到暗门子,猛然发现自己的部队钻进了马家军事先准备好埋伏圈。等战士们发现情况不对时,马家匪兵已骑着青头大马、凶横地挥舞着马刀冲了过来……在这次惨烈无比的战斗中,团长王振川受伤不幸被俘,部队伤亡600余人,失踪70余人,损失迫击炮4门、电台1部。张登霄同志所在的整个连队只有他死里逃生,一个人幸存了下来。远在陕北偏僻小山村的家人长时间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十分着急,四方打探。最后,他归队,接到四哥张登科的信后,急忙给老家回了一封信,父母兄弟姊妹一直悬了好久的心才算踏实地落了地。在这次战斗中,虽然警8团受到了严重损失,但也让敌人受到了沉重打击,伤亡更为惨重,成功掩护三边分区党政机关与群众安全转移,战后,敌人敌人也不得不承认警8团为名副其实的“铁8团”。这一直令张登霄同志终生骄傲。这次战斗结束后,由于新11旅1团在团长赵级三带领下发生了叛变,5月,三边党委在中央和西北局正确领导下,进行了整党建党和整顿部队等工作,将张登霄同志所在的警8团与新11旅2团合编为三边分区“二.八”团,团长为李友竹、政委是惠世恭,继续坚持三边地区的武装斗争。还有一次,那时在部队当传令兵的张登霄同志和他的一位战友来回传递消息,连续跑了一天,非常疲乏。快接近天黑,天空突然变得乌云密布,伴随着阵阵狂风,没一会大颗大颗的雨点就落了下来。他拉着战友赶紧跑到路边的一座烂土窑中避雨,刚坐下没多久,两人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突然张登霄同志在梦中感觉自己的母亲在窑外喊他的小名,因为离家太久,他十分思念自己的母亲,迷迷瞪瞪地一下就跳起来拉着还熟睡的战友一边高兴地往外跑、一边大声地喊着:“我妈在窑门外叫我呢!”两人刚出来,只听“轰隆”一声,身后的烂土窑就塌了。在瓢泼大雨中,父亲和他的战友惊出了一声冷汗,身上的倦意立刻烟消云散了。后来,他才知道,自他离家到部队后,母亲就天天到村上小庙祈祷,保佑他在行军打仗能获得平安。后来,他自己回想,也许那次是母亲的牵挂和祈祷冥冥之中感召到了他,让他再次死里逃生。1945年9月,在陕北靖边宁条梁镇的战斗中,张登霄同志勇敢冲锋在前,和警备3旅的战友们架云梯攻城失败后,又挖地道,潜伏在城里。攻击的时间到了,他与战友突然出现在城里,但敌人并没有惊慌失措,他和战友遭到了顽强的抵抗。身边的战友纷纷倒下,为解放宁条梁人民流尽了最后一点血;他强忍悲痛,用衣袖擦干不由自主流出的泪水,和活着的战友奋勇杀敌,直到战斗结束。在此次战斗中,他们全歼了驻守在宁条梁镇的国民军11旅2团,击毙团长史舫成,生俘了民国靖边县县长乔学明。

  在战场上,张登霄同志与死神一次次擦肩而过,但这并没有让他恐惧害怕退缩,反而在一次次与敌人的生死较量中,逐渐把他锻造成了一个刚强勇敢、不畏牺牲的英雄战士,他始终坚信自己当初选择的路是最正确了,只要坚持跟着共产党、跟着毛主席走,全国就一定能获得解放,老百姓一定能过上和平生活。

老英雄持有的由“西北军政委员会”颁发的“解放西北纪念章”

  1947年7月31日,根据国共战场形势变化发展,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将西北野战兵团正式定名为西北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张宗逊任副司令员,习仲勋任副政治委员,张文舟任参谋长;8月20日,在榆林米脂沙家店一举歼灭了胡宗南集团的精锐部队整编第36师主力共6000余人,扭转了西北战局,西北战场从此开始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9月20日,警备第3旅和警备第1、骑兵第61师组成西北野战军第4纵队,王世泰任司令员、张仲良任政治委员,成为西北野战军的主力部队之一。11月9日,二.八团为配合野战军攻打榆林,张登霄随部队从三边五谷城出发,14日到达横山雷龙湾,16日配合堵击被我1纵在元大滩击败向西溃逃的的援榆宁夏马鸿逵的部队,俘虏宁夏保安第4团上校团长宫长舒以下700人,缴轻重机枪17挺、步枪500余支、子弹3万余发;17日,3营营长刘玉珠率7连战士迅速包围了正在休息的敌人,劝降敌1个连和1个重机枪排共218人,缴获重机枪3挺,步、骑枪100余支。战后,张登霄同志所在二.八团受到总部表扬。

       1948年3月,三边分区二.八团在吴旗县分编,恢复警3旅警8团建制,团长为吴子明、政委是张鹤田。7月,在三边地区长期执行任务的警8团由三边南下,在咸阳旬邑土桥塬归建,从此,结束了警3旅各团长期分散执行任务的局面。西府、陇东战役结束后,1948年8月,在黄龙山区,澄郃战役壶梯山战斗结束后,张登霄同志被提拔为排长;在荔北战役中,张登霄同志所在的部队在蒲城永丰镇全歼胡宗南敌12师36团2000多人,为部队平原攻坚作战积累了丰富的经验;10月,为配合淮海战役,牵制胡宗南集团,不使其兵东援,西北野战军在合阳、蒲城等渭北地区发动冬季战役,张登霄同志所在部队在诱敌西援中,在富平薛镇俘敌280余人。冬季战役的胜利,彻底粉碎了胡宗南集团在陕中地区的机动防御,使敌陷入了更加被动的地位。1949年2月初,为适应全国解放战争形式发展的需要,遵照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和部队番号的指示,全军实行了统一编制。西北野战军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张登霄同志所在的警备第3旅8团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军步兵第11师第33团,王世泰任军长、张仲良任政治委员,师长为郭炳坤、政委是高维嵩,团长为储士明、政委是张鹤田。为加速西北解放战争的进程,在1949年张登霄同志随着部队参加春季战役,歼敌20师等部7000余人;在陕中战役中,张登霄同志随部队在康家河、老君顶地区,全歼敌57军及30师。第一野战军在整个战役中歼敌4万余人,解放了西北最大的城市、胡宗南集团老巢——西安和陕中广大地区,沉重打击了敌人,极大地鼓舞了西北人民。之后,在党中央和毛主席发出解放大西北的号召后,张登霄同志随部队在扶眉战役罗局镇刘家塬战斗中歼敌18兵团、38军和65军2646人,《群众日报》以“4军健儿建立奇功”进行表扬,33团2连等7个连队荣获4军“罗局镇战斗英雄连”称号;在兰州战役中,张登霄同志随部队攻打狗娃山、恶战沈家岭,与敌鏖战14个小时,打退敌人排、连、营大小反扑30余次,战斗中部队随伤亡随组织,正副班长伤亡了战士自动代理、正副连长伤亡了班排长自动代理,有力保证了不间断指挥;由于伤亡过大,各营、连都主动合并班排,自觉服从指挥,始终保持着战斗集体,最终攻占了沈家岭,歼敌3327人,为兰州战役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战斗中,30团政委李锡贵和11师31团团长、身经百战的陕北红军老战士王学礼,32团副团长马克忠等以下539人英勇牺牲,1376人负伤,战斗结束后,全师有战斗力的不足千人,其中31团仅有120人、32团数十人、33团300余人,张登霄同志就是在火线中临时接任连指导员的。彭老总称赞“打开兰州锁钥4军再立新功”,第一野战军授予31团为“英雄团”称号,赠予题为“英勇顽强”的锦旗1面。兰州战役后,9月,他又随部队到甘肃解放武威地区,在民勤县剿匪。张登霄同志所在的部队在解放大西北中,转战陕、甘、宁、青四省区,经历大小战斗八十多次,歼敌3.6万人,给胡宗南集团以沉重打击,迫使其退守秦岭,全部歼灭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马步芳和副长官马鸿逵所部,解放了陕西、甘肃、宁夏、青海4省,为解放大西北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老英雄拥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奖章证书

1956年,刚成立不久的兰州军区给还在部队中服役的老英雄颁发的”解放奖章“拥有人证书

老英雄新中国成立荣获的写有“献给共和国创立者”字样的荣誉勋章

  在全国解放后,为保卫新生革命政权,张登霄同志随部队1949年11月进驻陇西进行政治训练后;12月,开赴甘肃临夏剿匪,保卫新生的革命政权,在半年多的剿匪中,共消灭土匪40多股,迫使马英贵股匪近千人缴械投降,很快扭转了临夏匪患猖獗的严重局面。11师31团荣获甘肃省委、省政府奖给的“永远使自己成为一支很好的战斗队和一支很好的工作队”的锦旗1面,他们的经验受到总政治部、西北军区的通报表扬,上海电影制片厂以此事迹为背景摄制了《太阳照亮了红石沟》的电影。在1950年11月至1951年2月3个月间的剿匪中,张登霄同志所在的33团,捕获了当时流窜残余匪首秃子营长、阿拉保长、朱福才、马福祥和马老四等,迫使包尕营长、马有才、包连副等人投降,击毙西乡匪首黄牙,捕捉康乐匪首陈建杰,共出剿150次,歼匪565名,缴长、短枪121支、手提机枪4挺。1952年6月,全军进行精简整编,4军军部被撤销,11师被保留,10师30团编入师里,原33团建制被撤销,张登霄和部分战友们被编入师属炮兵团炮营1连。1952年7月起,根据毛主席“速成的、联系实际的,但又是正规的”部队文化教育的指示和西北军区的安排,张登霄同志所在的炮兵团对部队开展了文化大练兵,投入了文化学习运动中,干部轮流进行培训,经过半年的文化学习大突击,基本摘掉了文盲帽子,干部语文普遍达到了高小程度,百分之八十的战士达到了初小毕业水平,为部队逐步走向正规化、现代化打下了良好基础。张登霄同志所在的炮兵团学习成绩突出,荣获西北军区“部队文化教育优胜团”的光荣称号;该团加农炮营荣获“扫盲模范营”的光荣称号。1953年4月,根据总部命令11师调整了部队番号,30团更名为31团、31团更名为32团,32团更名为33团;6月,师属炮兵团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第305团。1953年,毛主席提出了“向苏军学习,学习苏军的先进科学及先进的训练方法”的号召,为提高军队的军政素质,建立一支现代化的人民军队,继文化学习运动结束后,从1953年下半年开始,按照军委统一颁布的陆军训练大纲,张登霄随部队进行了军、政、文全面训练,其中,军事训练时间占百分之六十,政治、文化训练各占百分之二十,通过训练提高了指挥员的组织指挥能力;1954年根据全国军事系统党的高级干部会议精神,“在现有基础上,有步骤地把我军建设成为世界上最优良的、现代化的军队”的总方针、总任务,张登霄同志随部队又参加了有诸兵种参加的、联合作战的战术演习,1955年9月,11师对张登霄所在的炮兵305团进行了校阅,经过两年正规化的军事训练,使部队对现代条件下的诸兵种联合作战有了比较明确的认识,部队初步树立了合成作战的观念,整个部队的战术、技术水平、政治素、文化水准向前跃进了一步。

1958年5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给老英雄核发的退伍复原证,自此他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自己15年奋勇杀敌的部队和生死与共的战友

  1959年,部队进藏平息西藏地方政府及反动上层叛乱前夕,1958年5月,张登霄同志因家庭等原因眼含泪水、充满悲伤、依依不舍地离开了15年奋勇杀敌的部队和生死与共的战友,退伍回乡务农。离开部队后,他始终心存对党的感恩之心和群众的关怀之情,在担任靖边席麻湾大沟村支部书记时一心服务于当地老百姓,遇到什么不平事凭着军人的一腔热血,仗义执言,赢得当地老百姓的拥护。同时,他利用在军队中学到的一些医疗和自己平时刻苦专研、慢慢积累下的医学知识,承担起了村卫生保健员的职责。一旦知道哪个家里的老人、小孩有个头疼发热、身体不对劲的,他都不顾风雨、一路艰辛、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给村民及时诊疗。碰到村民自己或者延误家人病情的,他就毫不留情地严厉训斥一顿,让村民牢牢记住一有病就要赶紧找他寻土方、吃药打针看病。遇到生活困难的村民,找他看病,他从来不会收取一分钱。由于他医德高尚、认真负责、管用见效,在40多年的行医中,当地村民找他看病的不计其数,受到其点滴恩惠的也不计其数。虽然张登霄同志现在已经离世四五年了,但村里稍微上了一点年纪的村民想到他过去的恩情,至今都感怀在心:“这老汉虽然脾气杠了点,但是个好人呢!”

197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陕西军区给老英雄换发的证书

  在战场上,张登霄同志怀着对毛主席的崇敬、对敌人的憎恨、对人民的负责担当,冒着生命危险冲锋在前,从一名部队传令兵一直升任到连政治指导员,成为一名令后人崇拜的战场英雄。在15年的戎马生涯中,几次命悬一线、死里逃生,荣立战功,获得军功章和荣誉勋章。其中1枚荣誉勋章上面有毛主席头像、下面有“人民功臣西北军政委员会颁”字样,1枚荣誉勋章金光闪闪、镌刻着“献给共和国创立者”8个沉甸甸的金色字样。复原回到家乡,张登霄同志又无私地给当地老百姓服务、看病,在年轻时从来不主动表露战功,展示了一位新中国缔造者和老共产党员的本色面貌,他经常教育家族的后辈侄孙和亲近村民要时刻不忘共产党、毛主席的恩德、珍惜他们那代人用生命换了的和平、幸福生活。由于回乡后的杰出工作,1959年,他又光荣地被评为全省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并当时作为榆林地区(榆林是1999年撤区设市)代表出现了大会。在1979年3、4月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后,中越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为期十年的边界战争。为保卫西南边疆,1982年,张登霄同志又把自己最小的三子张彦斌送去参军保家卫国,被当地政府评为送子参军模范。其孙张涛现在是陕西省内很有名气的青年画家。

  在战场上因为几次负伤,后来退伍回乡后中晚年患病,张登霄同志一生先后经过大小手术十多次,尤其在晚年时始终被病痛折磨着。但他却一直对党、对国、对部队心存感激,一生非常正直、乐观。直到2013年3月临终时,他叮嘱自己子女,在他去世时一定要给他盖上一面党旗,就像他年少时村里面的烟墩山给出门在外的村民指引道路、不至于迷失了方向一样,让党永远指引着他的道路,他要一直跟着党走!

  笔者怀着对老英雄的无限敬仰和崇拜,用拙劣之笔记录老英雄不平凡的一声,抚摸着为解放新中国和人民过上新生活戎马半生、在战场上处在生死一线和新中国刚成立后百废待兴、投入祖国铁路建设事业而获得的7枚金黄色军功章和荣誉勋章,心情感到无比震撼,充满无限感慨:我们今天的幸福、安宁生活都是毛主席、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彭德怀、习仲勋等这一代革命老先辈带领着像张登霄同志这样的千千万万的战场英雄流血、流汗,甚至牺牲了宝贵年轻生命而换来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深深缅怀这些拥有着赤胆忠心、钢铁意志、铮铮铁骨、坚如磐石和彰显中国军魂的像高山一样伟岸的战神呢?

  高山峻岭兮,伟岸挺拔;黄土平川兮,祥和安宁。铭记先辈之功绩,传承光荣之传统,让生活在现代化信息社会、每天享受便捷生活、祥和幸福生活的新一代青年永远铭记像老英雄张登霄一样他们那一代为建立新中国、建设新中国而默默无闻奉献、流血流汗、甚至献出了年轻生命的千千万万伟大的人民功臣,珍惜他们为我们后辈人所创造的美好幸福生活。

                       

  (本文根据老英雄长子张彦军、侄子张彦斐口述回忆,侄孙张庚在靖边梁镇任宝林老先生对老英雄追忆文章《战斗英雄张登霄》的基础上和对自己祖辈、老英雄在世时的多次讲述中追忆,根据相关历史资料进行进一步的编辑整理。因为当时处在战争特殊年代,老英雄参军时又处在少年和青年时代,由于当时涉战场军事机密,作为基层连队这一级和以下的干部和战士,当时知道的相关背景信息有限,再加之社会信息流通、文化教育历程等种种客观因素,本文在对照历史相关史料尽量还原老英雄参军历程,但难免会有一些纰漏和与历史本来事实不符的地方,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Copyright © 2006-2016 靖边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张家畔街道办统万路靖边县委政府党政综合办公区党政办公楼515室

备案号:陕ICP备14004392号-2

技术支持:西安德雅通科技有限公司

陕公网安备 61082402000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