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根文化无处寄托:谁是城镇化与农村消亡的肇事者
发布时间:2013-05-13 16:52:08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王传涛    编辑:高荣    浏览次数:  [打印]  [关闭]

寻根文化无处寄托:谁是城镇化与农村消亡的肇事者

  日渐消亡的农村文明(腾讯文化配图)

 

寻根文化无处寄托:谁是城镇化与农村消亡的肇事者

  脉结坪村仅剩的五位老人乔套、裴花玉、李素开、谭敏权、乔进朝(从左至右)闲暇时坐在一起聊天。他们身后是日渐破败的房屋。

 

     脉结坪是河南偃师市府店镇安乐村的一个海拔800米的山顶村庄。据村民说,200多年前脉结坪曾因土地肥沃而吸引祖辈来此居住,上世纪七十年代时有过“一袋红薯换回一个媳妇”的风光。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村里变得捉襟见肘,山上的人陆续下山,如今只剩下5位老人。(来源《东方今报》)

  “5人村庄”,听起来是奇闻,说起来是笑谈。然而,“5人村庄”却真实地存在于我们身边。或许,对于“5人村庄”,你可以认为是一个孤本个案,但是,这也从某个侧面说明,当下中国的农村文明正在被势不可挡的城市文明所湮没。甚至残酷到“一点痕迹都不留”——这一点看一看每个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就能证明。说不定,在未来的某一天,寻找农村就像寻找“楼兰古城”一样玄妙,也不难想象,在未来的某一天,某个保存完整的农村会像现在的凤凰古城、平遥古城一样有魅力。

  “5人村庄”至少提出了这样一个现实命题——自然村落,正在消失。对此,数据比个案更有说服力。去年10月份,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20日在天津表示,过去十年,中国总共消失了90万个自然村,中国每天消失80至100个村落。速度之快令人咂舌,这些消失的村落中有多少是具有文化保护价值的传统村落,则无人知晓。

  面对行将消逝的自然村落,我们当然有理由感伤。坊间有云,“上推三代,我们都是农村人。”农村,是我们的故乡,是我们的祖籍,是我们心灵深处的精神家园。去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一直在写农村里的故事。确切地说,是一直在写山东高密东北乡的某个农村的故事,他的文学也被称为“寻根文学”。可是,假如那些令人神往的自然村落都消失,我们又该去哪里寻找我们的“根”呢?

  社会容不得矫情化的多愁善感。骨感的现实,只会让我们迷恋于功利化的生活。身处于社会发展大潮之中,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都必须要经受社会发展所带来的冲击。我们没有权力要求别人一定要守卫农村,而自己却跑到城镇。去年年初,有资料显示我国城镇化水平已经超过51%,这意味着,农村的消逝是一种大势所趋,你、我、他包括政府权力、官员、领袖、专家,都不可能阻挡城镇向农村进军。

  我们都处于“文明的冲突”之中。从城市到农村,从群体到个人,“文明的冲突”左右着我们的生存生活状态。对于农村的消亡,我们不妨像赵薇的电影《致我们行将逝去的青春》中的态度一样去纪念农村,但是纪念归纪念,许多农村和每一个人的青春一样,都一定会消亡。这是社会发展的规律。如果我们一味的追求农村的慢生活,我们就会生活窘迫,出行难、读书难、没有WIFI、没有平板电脑、没有地铁、没有数字电视、没有美国电影——显然,对于这样的生活,我们已经根本无法适应。

  “5人村庄”是一个标本。从这个标本身上,我们能够看到城镇化的无坚不摧,能够看到农村文明的衰落无力,能够看到宁静生活的破灭,能够看到“寻根文化”的无处寄托。但是,这便是社会的残酷一面。这和强拆没有必然的关系。并且,我们每一个都是城镇化与农村消亡的肇事者。我们只能在社会发展的河流中随波逐流

  Copyright © 2006-2016 靖边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张家畔街道办统万路靖边县委政府党政综合办公区党政办公楼515室

备案号:陕ICP备14004392号-2

技术支持:西安德雅通科技有限公司

陕公网安备 61082402000115号